您现在的位置:香港开奖结果现场直播2020 > 教学管理 > 学籍管理 > 正文内容

【缤纷社团】无羁岁月无邪歌-大连理工新闻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5-12 浏览次数:

  【缤纷社团】无羁岁月无邪歌-大连理工新闻网
【缤纷社团】无羁岁月无邪歌——访校团委凌分贝音乐工作室 作者:文\王瑜 李茜 张晓薇 图\吕图 来源:宣传部 新闻中心 时间:2012-11-26 08:58 飞越过千山万水看透时间的起落 清澈的歌静静陪我走过每段坎坷 在你的天晴朗翱翔就是我的颜色 缘起的一起经历的独特 ——《飞鸟》节选 【青春不死梦还在】 刘澈:06级本科生,现研三在读,主要负责作曲、编曲、制作。 李明达:08级本科生,现大五在读,词人。 二人都是《飞鸟》主要制作人 记:《飞鸟》之前很火,最近12级迎新晚会又让它火了一把。 李明达:我跟澈刚才也聊了这个,歌曲这个东西都有机遇,就像人都有机遇,歌也有一个火的机遇,我就觉得晚会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比如说《光芒》是“挑战杯”的主题曲,是我大一时候工作室出品的,也就是说距今至少已有四年了,那个歌为什么会被翻出来,就是因为它的风格适合晚会。在我们这个校园,就像澈说的,一个歌它想火它需要舞台的机会。 记:那现在听到别人说《飞鸟》不错,心里是什么感觉?是高兴吗?会不会有一点无奈…? 刘澈:有时候听到别人说喜欢这首歌,心里还是挺满意的,我做出来的东西别人觉得很好,自己也感觉很好。但是这种感觉就只维持一阵,过段时间就忘记了,因为我写的这种歌比较多,有些习惯了。我们工作室里,每个人的作品都很棒,对自己要求很高。比如说《飞鸟》这首歌,我并没有沉浸在里面,而是发完专辑之后马上开始写下一首,保持这种新鲜的血液去创新,不会说一直停留在这一首歌上。 记:对音乐工作室有什么想法? 刘澈:到现在这个发展阶段,出现了很多瓶颈。原因之一是年轻,之二是我们大都是理工科学生。音乐这东西有时候很烧钱,比如说我们这的一把吉他两千块钱,音色可能不太好,而大师级乐手的吉他可能是一二十万,弹出来的音质和效果肯定比我们这强得多,但是我们只能做到这种地步,这方面是限制住了。再一个就是现在孩子眼高手低。我记得刚来大学的时候,觉得02级的思想不够深邃,而我是新生代我真了不起。等到现在我发现,好像每一个人拉过来都会批评我两句,总是小孩给我提出你哪里做的不好,他们点子很多,但他们缺乏经验。比如说《飞鸟》,没有几年编曲混音经验很难从整体上把握,只有做了几年之后他才能知道工作室哪方面长哪方面短,扬长避短,才能做出来跟市面上卖的差不多。经验不够的话容易踩到地雷,做出来的东西就会被别人说,是学生的东西,很幼稚。这需要积累经验,他们现在经验少,但是等到经验丰富了之后他们又要毕业了,而下届的孩子还是这样。 记:所以这是校园音乐社团一个麻烦的地方? 刘澈:对,固有的一个麻烦的地方。你只能说他们上点子非常好,可以和流行音乐媲美,但是你很难指望他们做出和流行乐媲美的音乐。因此,我们平时也组织交流讲座,希望帮他们尽快提高上来。毕竟,平时有一个自己的专业再兼修音乐的话这是一个很难的事情。 记:那你自己对于这些问题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刘澈: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一代一代人不断地努力。工作室创始之初存在很多的问题,但是它们大部分现在已经解决了,因为我们把硬件条件和构造架起来了,我们把技术、人脉和资源留在了这里,把工作室的体形象也都留在了这里。我们已经出了六张专辑,如果以后每一届的负责人都能把招新、培养、出专辑、交流、各个技术方面都往前做,工作室就会一直往前进,然后形成文档技术留存这种资料,供以后学习借鉴。我相信,凭现在孩子们的学习能力,工作室会越来越好,肯定没问题。 【原创不死音乐永生】 徐鹏: 现大四,工作室前负责人,制作人,代表作《冷山》、《你》 杨安琪:大二,歌手,代表作《你》 记:请谈谈你们是怎么走上音乐道路的? 徐鹏:我从小学开始就学过笛子和箫,对民乐很有感觉。自学过钢琴,也很喜欢借别人的曲子。或许,我的性格略略有些偏执,高中写过歌,写过小说。真正做音乐是进入大学后开始的,而且事出偶然。我曾经去面试过广播台编辑部,但没成功(笑)。后来看到凌分贝工作室在招新,又想到自己爱好广泛,就决定去试试,竟然这的被录取了。之后就真的渐渐喜欢上音乐了吧。 安琪:我是以歌手身份进入工作室的。曾经学过电子琴和二胡。其实我小学四年级以前,唱歌不太好听。记得那时候的音乐课上,老师很认真的跟我说“你唱歌不如吹竖笛好听啊”,当时好伤心。但是之后声音就越变越好听了~ 记:作词编曲和制作人大都在幕后工作,出镜最多、给人感觉最风光的应该就是歌手,请谈谈歌手和工作室吧。 徐鹏:其实最开始,歌手处在工作室边缘地位,一般都是词曲都制作好了,直接请他们来录唱,大家交集很少。但经过一些改革,现在歌手和工作室联系密切多了,逐渐融入了工作室。 记:未来想把音乐放在什么位置? 徐鹏:我并不指望自己在音乐方面发展得多么好,并没有想把它完全当作自己的事业。我只是想,“纯玩音乐”,坚持做自己就好。 【象牙塔里梦的影子在飞】 高连岳:大四,现任负责人,代表作《不敢》 郑毅:大二,歌手,代表作《光海》 肖文:大二,制作人,代表作《潮声梦》 记:在校园原创音乐有些落寞的今天,能请你们谈谈对大工或者是整个大连乃至全国的校园原创音乐的看法么? 郑毅:大连市的整个原创音乐发展得并不理想。大连可以说是文化洼地甚至是文化沙漠。各个高校玩音乐的社团也都基本上各玩各的,没形成合力。我认为校园原创音乐,存在两个方向的冲突,校园化与商业化的冲突。如果校园音乐的风格太过商业化,就会失去校园这一根基的听众,但是校园化会限制一些团体的更高的发展。好在,现在校园中越来越多的同学开始听大量不同风格的音乐,也算是音乐不断发展的好处。但是校园原创乐一定要保有着校园和青年才有的特点。 肖文:突然想到有次到北京去,我顺便逛到了中国农业大学。夜晚农大的校园操场上就有很多人抱着吉他弹唱、聊天,也有很多人围在旁边看着哼着。当时我就在想我们学校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的场景。原创音乐需要自己的生长土壤。 记:你们想让音乐室在大工有怎样的影响力? 高连岳:我赞成有校园明星这样的存在,校园明星可以引导一些校园文化,只有让大家看到我。有粉丝他们买我们的专辑,我们做出更好的音乐来回馈他们。 郑毅:我们工作室通过六年努力,建立了一些属于自己的体系。在整个大工校园里,我希望工作室能起来原创音乐的带头作用,平时除了完成自己的作品,也希望以我们为支点推出一些好的校园歌手还有音乐制作人。与其他学校进行交流,让大家了解原创音乐,喜欢原创音乐。 记:那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多办小型演出? 高连岳:我们也想多办些活动,比如传统的山礼专场是两年一次,但我计划在自己大四那年再办一场。一次专场需要筹划很久,包括设备、舞台等等,对于一个学生社团来说资金无疑是最大的阻碍。 郑毅:其实上次的专场我们有想过把场地定在福佳,当时我们的设备是几次专场以来最好的,两个特别好的电吉他音箱,可惜后来还是由于资金不足没法实现。刚办的民谣之夜,那个音箱师傅给我们干了很多年,我们就花了500元给我们装好了音箱,这完全是友情价。在外面找别的师傅来弄,一千块的音箱都特别破。民谣夜那天,外面风特别大,我和小强唱完回去洗脸,一盆子的沙。我那天就吃了两个甜甜圈,忙活了一整天。办一场演出真的挺不容易。 高连岳:主要是我们办演出吧,既得唱歌表演还要负责体力活,每场演出前也需要细致的排练,我们不想做没有质量的演出。 采访中,郑毅给我们分享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关于音乐工作室几代人音乐梦想的传承。“王立婷姐在大一刚进工作室的时候就写过一个策划书,她是08级的,毕业时她拿出这份策划在大家面前读了出来。她计划用四年时间以工作室为平台办一个整大连高校的原创音乐节,甚至可以得到政府支持面向全市开放。我记得她当时是一边读一边落泪,因为这个计划最终还是没有实现。”郑毅说道这里也有丝黯然,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很激动地拍着一旁的高连岳说“我其实一直也有个计划,就是等到2016年我们工作室创建10周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也毕业了。到时我们都再回到学校,我们自己凑份子在西部办一场演出。搭一个像草莓音乐节那种的高架子,做一场大型露天演唱会······” 结语: 一口琴,一手鼓,一架Midi键盘,二三把吉他, 四方通达的大工也有固守一隅的音乐艺人; 曾在西山吆喝过五张原创CD, 偶尔也会在“六根弦上取磊落” 就像凌分贝在宣传海报上写的“原创不死,音乐永生”。只要还有一批人热爱原创、进行原创,那我们也有理由校园原创乐一定能走过每一个春秋,走进千万学子心中。大工音乐人,唱起属于凌水河的歌。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